–浪了个波–

欢迎啊

军训中两位很有爱的教官的衍生,大概算同人作品,切勿当真,当初写出来是为了满足群里一群小伙伴的要求,斗胆放出来。
因为不知道两位教官名字,所以开始用xx先生来代替
友情向,如果当作轻微的cp向也是可以看的,私设一堆。
愿他们一直都好。

部队里面并没有教官的称呼,我们也不知道他俩姓名,就简单(丧心病狂)地称呼黄先生和潘先生好了

高考完的黄小先生还没有那么坚强,他对着部队分配地点的新疆和大连沉思了好一会儿,有点困难地下定了服从组织分配的决心。

然后发现自己来到了浙江。(小黄:……)

这倒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和他分到同一班级同一寝室的的潘小先生。

黄小先生平日里低调沉默,虽不至于不善言辞,可惜为人内敛沉稳,便不免让人觉得有些索然;相反,潘小先生倒是爽朗健谈,见人便一笑,当真是活泼的少年郎,部队里的前辈评论说一位踏实稳重却不足外向,一位生气有余却难以安静,他们被说成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这体现在生活中便是相当有趣了。

部队有个对于新兵来说难以理解的项目,每晚七点准时端坐在电视前,看完30到40分钟不等的新闻联播,然后依次上台解说。

这对黄小先生来说有点痛苦。

他的语言能力本就不出尖,加上性格略微的内向,使得他第一次的解说分外艰难,结果不用说,自然没过关,在规定下伴着月光微弱与路灯幽微一人默默跑了五千米,回去发了狠下了一番功夫,可惜因为熬夜精神不济,早课被狠批一顿不说,晚上还把下苦工的东西忘了七七八八,结果又是一次夜跑。

不过这次有什么不一样,五千米的尽头有一个人影,见他靠近后也走了过来,扬手扔过来一瓶水,人还在远处笑声先到:"嗨呀,老黄,你这样可不行,要不我来给你补补课?放心,免费的。"

黄小先生接过水,听的这话抿了抿嘴:"你教的能有多好?"
潘小先生一向热情开朗,大家对他的印象也都不错,几乎没谁和他红过脸,没曾想这次却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他愣了愣,也不在意地一笑:"可是如果没人教你你也还是不会啊。"

果然下一刻黄小先生的嘴角紧紧抿起——这是他生气时的表现,潘小先生紧接着又是一句:"我教你,说不定会有提高,就别再熬夜了,每天晚上那灯亮的我都睡不着。"

黄小先生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这人也不是不领情,听到潘小先生睡不着觉便在想自己打扰到别人自己还是欠考虑,转念想这似乎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潘小先生叫他有所动摇,又趁热打铁:"怎样?你如果过意不去我的慷慨相助,你就每天教教我内务整理,"他一摊手,夸张道,"好吗?也算是为寝室做贡献了。"

黄小先生瞟一眼潘小先生,喝了一口水,微微咸味渗入口腔,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你没回家?"

黄小先生见到潘小先生时有些惊讶,寝室里其他两人早已收拾行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他本来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没想到潘小先生也在。

潘小先生看他一眼,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你不也是?"

黄小先生想了想,终于在和部队众人关系慢慢亲切的漫长记忆中想起了潘小先生似乎家住广东,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估计国庆不回家有自己的原因,也就不再追问。

此时潘小先生却来了劲,一个轱辘爬起来问:"我记得你家在四川是吧,那有点远啊,难得放假自由安排,要不要出去吃?我记得有家馆子很不错。朋友推荐的,怎么样?"

黄小先生有些心动,却又不想表现地太过急切,装作无意地说:"哦,那你朋友挺多的。"

话一出口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反应过来时有人却比他反应更快,潘小先生哈哈大笑,不由分说一把搂住黄小先生肩膀:"放心放心,和你关系最好,哥们!"

然后他们难得换了便装,难得没有过于严苛的环境,去一家川菜馆吃了晚饭,可怜潘小先生一介广东人,面对辣味冲天的水煮肉片辣子鸡丁麻婆豆腐败下阵来,黄小先生于是加了瓶冰啤。

他觉得这一天挺开心,只是觉得结账时店老板刚上大学的女儿看他俩的眼神有些奇怪,小姑娘总是偷偷摸摸地笑,黄小先生在仪容整齐的情况下百思不得其解。


黄小先生忘了自己带过多少学校的军训,下至初中上至大学,今年的浙财军训尤其晚,他看着自己分到的排,让旁边有人凑过来问:"男生女生?"

他不用看都知道那是潘小先生,还没来得及讲,那人已然凑近一瞄,然后就笑起来:"呦,你也是女生,我先替她们哭一会,遇到了冷面无情的黄教官。"

他们之前带过的几个学校的军训,学生们的私下讨论可是没少听,他们说黄教官帅的很,可惜没啥面部表情,偶尔偷笑很萌,但还是以严肃居多。相比之下,潘教官就很受欢迎了,他带的排总是哄笑阵阵,总是引的人频频侧目。为此两人还有过小小的争执。

现在也是一样,黄教官正色道:"军训的目的还是在于令行禁止,你这样带队太松散了。"

潘教官"啧啧"两声:"姑娘们对她们宽容一点,训练效果会好很多,你的想法不错,不过在我看来有点超过。"

"看来我们无法达成一致了,"黄教官捧着书说,"那我就希望我们俩不要带同一队好了。"


然后黄教官被分去教擒敌拳。

然后他带队到篮球场时,发现里面女生的笑声断断续续,进去一看,是潘教官。

四目相对,莫名尴尬。

黄教官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并未做什么坏事,信奉社会主义也符合核心价值观,为什么点背的总是他?

潘教官咳嗽一声拉回姑娘们的注意力,先让她们整队,自己走到黄教官身侧,问地小心翼翼:"你不会生气了吧?"

"……"黄教官不说话,用严厉的眼神让女生行动迅速。
"真的假的,别不理我啊。"

"……"

"好吧好吧,我会尽量严格对待她们的,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黄教官心里哼了一声,高喊出声:"集体作业,向右看齐!"


擒敌拳总算交完了,算一个阶段性胜利,接下来是抠动作。

在挑选出了表现相对不错的一些女生后,又各自训练了一段时间,潘教官转身,有些得意地微一扬头,"给你们看看我这边的成果。"

几天的训练大家都养成了点意识,贯耳冲膝刚一打完,这边已经掌声如雷鸣。

黄教官一扬眉,感觉到威信被挑战,拿着扩音器就喊了一声停,却没想到姑娘们内心被烈日炙烤地无比强硬,硬是顶着黄教官严厉的眼光再鼓了几次掌,最终折戟于黄教官有失师长形象的打人宣言。

没料到结束时潘教官振臂一呼…他没有一呼,他只是抬起手示意来点掌声…被欺压已久的姑娘们得到准许,哗啦啦地又鼓起掌来。

黄教官冷眼旁观,心里却在盘算如何反击,想了半天也没辙,人家带着优秀部队自在逍遥,自己却已经汗湿外套,口干舌燥,不禁无语凝噎。

又是一次休息时间,在全场宣布的拉歌下他突然感觉后背一凉,周围的女生们早已鼓起了掌,正想转身就走却发现潘教官已经远离事发现场,冲他竖起大拇指。

黄教官无奈,只得简单教了几句,思考间一样东西向他飞来,他条件反射地接住,发现是一瓶水。

"渴了吧?"那人得意洋洋地邀功,"这里还有润喉糖哦。"

他的思路一下回到了很多年前的跑道上,那晚微凉的夜风与暖黄的月色与路灯,以及尽头那人与他扔过来的水,这一切跨过时间与现在重合,一切都一样又都不一样,天气闷热且烦,人群嘈杂且乱,还多了润喉糖。

只有人是一样的。

黄小先生接过水,说:"好,成交。"

黄教官接过水,说:"你来的太慢了。"

潘小先生笑着说:"一言为定。"

潘教官说:"放心,再也不会了。"









@洛洛恋桃
感谢小姐姐的手工月饼,收到了很开心,算是苦逼的军训中一股清流了(捂脸痛哭)
拍照水平有限,小台灯不太给力只能拍成这样,虽然还没来得及吃,但是之前看到也有几个收到月饼的说很好吃,所以味道我想很棒!顺带说一下我点的是巧克力、卡布基诺、紫薯和黑芝麻。
买月饼时我因为个人原因改了好几次,也很感谢小姐姐的耐心(一开始我想定8个,后来一想…算了…)
好了,终于打完了,感谢小姐姐,顺便我又要去晚训擒敌拳了(MMP)